2007年4月30日 星期一

〈A Piece of Timeless〉片段介紹

文字by吳霞,Photo by C. All Rights Reserved.



究竟是時間太多還是沒時間呢?
兩個女人剪著紙花和紙人,剪一個人拉開來就是十四個,大家都鏈在一起,世界好像就在手裡了,肚子餓了就用紙揉個雞腿...嗐,不行,我在減肥,我這裡,那裡,還有那裡都很餓,你為什麼看不出來?就來玩殺手遊戲吧,切成十二塊,但是十四公升的垃圾袋用完了...我不喜歡他噴血,沒關係啦!這樣比較有感覺。我不要啦!上次我們刷了快一個月又花了一個月油漆超麻煩的,而且這段時間什麼事都不能做。而且上一次你還跟人家聊起來,都已經要殺了他了,還幫他看什麼星座----我是希望他感覺好一點嘛知道我們很有誠意,不是因為討厭他。

小雨點:你就是這樣沒錯,你想做什麼?總是無法決定,其實你可能兩個都不想做,最後還是沒做,常常都沒做。
言言:(親她的臉頰)我愛你。
小雨點:(撥開她的臉)我知道。
言言:(親她的頭髮)我愛你。
小雨點:(推開她的頭)我說我知道。
言言:(親她的背)我愛你。
小雨點:(用力推開她)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ok?
言言:(親她的小腿)嗯--我愛你。
小雨點:(踹開她)我知道。

是朋友?情人?母女?老師和小同學?其實就是女殺手嘛!其實還是愛吧!
編劇洛櫻(就是吳小分哦)從和女兒玩耍以及和情人的相處中創發了這個劇本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其實也是這樣在流動著,遠的時候很近,近的時候卻好像很遠。噯親愛的你喜歡我怎麼用力呢?

小雨點:你幹嘛那麼用力?
言言:愛要用力。
小雨點:放屁。
言言:我沒有。
小雨點:(抓住言言的腳,拖著她在地上轉圈)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

一次又一次的變身嬌瞋接球丟炸彈掉頭走人,或許只是想和你繼續玩下去,或許我自己也沒那清楚。或許貝克特和品特會比較了吧哈哈。
果陀般的門鈴響了,要殺的那人果真來了!?還是遊戲結束...又或者是另一個關係的開始?

無論怎樣這樣的語言對演員來說都是個廣緲海洋必須自己變成島嶼----


其實也不必像對品特那樣努力補完那冰山一角下的90趴,或許貝克特的嬉鬧更適合,不過她們大可拿掉那些苦澀,因為是女人啊!多甜蜜的打打鬧鬧呢!沈重就留給那些愛思索的人吧。愛,畢竟是讓我歡喜讓我憂啊,你要這麼說也是。但是看看Vicky(蔣薇華)的小雨點多像難搞又討喜的小貓咪小神經,而Kim(程鈺婷)怎麼就可以這麼像隻愛打滾的忠實狗狗呢?就這麼讓人愉悅在她們愉悅歡快的節奏裡,遊戲的情境突兀卻順暢地轉換著,都是因為她們之間(是指角色也是指演員哦)的默契滿分,那些密碼半遮掩半狂野,我們在解密的同時已經在做著自己的詩了吧。

一開始看到這樣的組合就很讓人期待---


哇!Vicky老師要演戲耶!聲音和咬字真是好到非寫實的境地,老師因為是表演老師所以表演還真沒話說,kim都說她很會發展和創造情境讓她學到很多,而且轉換得很精彩精準---所謂的非寫實中的寫實,還有矮有老師到底幾歲啊玩起來真的好像小孩好可愛啊~
不過不過,小孩的一面可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因為當老師的總是得有個大人樣,在教學上理性中性且嚴謹的態度也會帶進表演,所以,除了堰鈴的慧眼獨具的選角和配對之外,kim輕鬆熱情的表演質地和個性也讓Vicky更能夠將孩子般的玩性放鬆施展開。

kim目前正在努力準備去紐約的研究所學歌舞劇,看到她在北藝大的畢製《芝加哥》的精彩表現,原本以為風格化的表演已經是她的強項了,但是kim卻說這其實是她還在學習的領域。原來kim比較鍾情也上手於寫實表演,的確,我就很欣賞她沒有將《Proof》裡的姊姊Claire演成一個壞人,而是一個立體的,以自己的方式盡力關愛妹妹支持家的姊姊。對於非寫實表演,kim說除了學校裡碰過的貝克特外,就是王嘉明的《文生‧梵谷》了,對於創造風格化的肢體聲音和情境,其實還在摸索,所以才說Vicky幫她很多。不過有趣的是如同對Vicky的形容,Vicky也說kim是個“精彩、精準“的演員。或許是這兩人之間的良好互動共同創造出這個“精彩、精準“吧。

「再嚴重的事都可以在時間中被磨損,沒有什麼比兩個人的關係更明確、更重要」

「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有愛有恨,但不是悲傷的」

「這都是有靈魂的遊戲,都是為了對方;這是兩個靈魂住在一起,所以你們會有深情而了解的眼睛」

「有意識地共度每一分、每一秒...當妳的剪刀剪在紙花上的時候,妳和她都知道這是發生在妳們之間的一件事」

這是今天堰鈴排戲前和她們聊的方向...



這個片段的確會更加的甜蜜、深刻、動人呢。哇....